东方电气退多晶硅不弃光伏,可再生能源产业掀起投资新浪潮

by admin on 2019年11月4日

图片 1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核电核心设备及核电辅助设备制造领域最值得投资者关注。除了具有较高的技术和投资门槛之外,核电设备制造的集中度处于电力设备行业的最高水平。国信证券分析师皮家银表示,电力设备目前的整体估值虽然略显偏高,但仍在合理范围之内,与核电相关的设备制造企业的中长期估值风险则更小。
上海证券核电装备制造行业分析师魏成钢表示,近5年来,国内核工业销售收入年复合增长率为19.65%,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为44.09%。而今年整个行业销售收入和净利润预计能分别实现20%和40%的增长。从数字上来看,行业的成长性还未显示出迅猛的势头。
“随着国产化率的不断提高,国内企业将在国家大力发展核能产业的政策之下迎来春天。”大同证券分析师蔡文彬对第一财经日报《财商》记者表示,核电拥有较高的资质门槛,这提升了相关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在获取订单方面有保障。国家开发核电的目标明确,企业业绩增长确定。
从产业链的角度来看,核电建设可以粗略分为上游的核燃料以及原材料生产、中游的核电设备制造和下游的核电建设、运营以及维护。上游的燃料原料可以分为铀燃料、核级锆和核级石墨几个子行业。中游的核电设备则主要由核岛、常规岛和辅助设备系统几个部分组成。
在核电设备制造中,A股中主要相关企业有东方电气(33.48,-1.90,-5.37%)(600875.SH)、上海电气(8.27,-0.19,-2.25%)(601727.SH),这两家公司对核电产业投入力度较大,并且占据了绝大部分国产市场份额。
其中,东方电气最被看好。一位能源设备制造行业分析师对记者表示,东方电气和上海电气所生产的核电机组类型虽不相同,但相比之下,东方电气生产的机组要更成熟一些。而且东方电气明年核电机组大规模交付,营业收入将大幅度增长。另外,东方电气相对上海电气的估值要更低一些。
此外,国内最大的核压力容器和核电锻件供应商中国一重(6.02,-0.06,-0.99%)(601106.SH)是核电辅助设备系统中的重点企业,占据相关市场中的绝大部分份额。
在华宝证券分析师陈亮看来,光伏发电是前景最光明的一个行业。
从产业基础看,经过多年快速发展,我国已经形成了从硅材料提纯、电池制造到组件生产比较完整的产业链,整体技术水平较高。据预计,2011年全球光伏新增装机量增长约30%,未来5~10年还能保持25%~30%的复合增长率。
太阳能概念股就是由太阳能光伏产业链上各环节公司构成的,不同产业链中的企业受到政策的影响也各不相同。整个光伏发电的产业链大致可以分为多晶硅原料、晶锭、硅棒和晶片生产,太阳能电池制造,模组封装,光伏产品生产及光伏发电系统这五个环节。
许多太阳能产业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产业链下游的电池片生产和设备制造在明年或迎来新一轮的需求增长,其中直接受到政策利好的是行业核心技术和高附加价值所在的光伏设备制造。国家发改委明确提出要提高新能源产业的技术装备水平,太阳能装备制造商获得15%的优惠税率,并在技术研发上得到国家的大力支持。
生产多晶硅炉的精功科技(002006.SZ)和生产单晶硅炉的天龙光电(29.160,-0.94,-3.12%)(300029.SZ)是主设备领域需要重点关注的公司。另外,辅助设备制造中有生产切割韧材的新大新材(55.900,-1.93,-3.34%)(300080.SZ),生产切割液的奥克股份(58.800,0.40,0.68%)(300082.SZ)和生产切割钢丝的恒星科技(29.37,-0.32,-1.08%)(002132.SZ)。
风能在过去几年发展势头也很迅猛。
风电产业链比较简单,中游的风电设备制造是最主要环节,上游为设备制造提供原材料,下游利用设备发电并将电输送给用户。产业链上游包括钢材、有色金属、复合材料、电子元器件等。产业链下游以大型国有发电企业集团和能源投资商为主。
风电设备制造商包括风电整机制造商和关键零部件配套企业,风电机组是风电系统中最主要的部分,成本约占风电场建设投资的70%。目前实现规模化生产的整机机组厂商主要是金风科技(22.30,-1.00,-4.29%)(002202.SZ)。
一些零部件企业如中材科技(41.90,-1.15,-2.67%)(002080.SZ)和海得控制(16.84,0.09,0.54%)(002184.SZ)也同样值得关注。
“由于市场对风电资源瓶颈过于担忧,目前给予相关风电整机的估值并不是很高。”山西证券(12.39,0.00,0.00%)分析师梁玉梅认为。
陆上风电经过近几年的发展未来增速可能出现下滑,海上风电开始崭露头角。近日中国首轮海上风电场项目特许权招标中,金风科技赢得了大丰项目。首次中标意味着中标企业具有先发优势,能在未来的市场份额中获得先机。
在香港上市的太阳能公司卡姆丹克首席执行官张屹对记者表示:“政府对太阳能的补贴主要还是集中在产业链的下游,其实整个受政策补贴直接受益的公司不多。”
弘亚世代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副总裁刘文平表示:“一些垂直整合型的企业的基本面可能更好。”
“在这个领域中,借壳海通集团(43.53,0.00,0.00%)(600537.SH)的亿晶光电是A股市场产业规模最大、产业链完整性最好的公司。”陈亮表示,通过2011年的扩产,公司将进入全球光伏产业链的第一方阵,深厚的产业积累使得公司在生产成本、质量控制上优势明显。
国海证券分析师谈倩表示,虽然太阳能概念股在今年7~10月涨幅超过60%,但整个行业目前60~70倍的高市盈仍是对行业未来高速发展的合理预期。一些分析机构认为在太阳能现有技术水平下,光伏发电仍存在成本过高以及利用率较低等问题,目前的技术还不足以支持它在现有的新能源中脱颖而出。

10月30日,东方电气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2019年初至报告期末:营业收入为22,184,022,610.05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2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35,430,085.52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3.54%。

公告显示,本报告期末:总资产为89,118,646,878.66元,比上年度末下滑2.41%。2019年初至报告期末: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672,494,976.80元,比上年同期下滑186.80%;基本每股收益为0.34元/股。据了解,本期营业收入增长3.25%,主要是可再生能源装备、工程与贸易、现代制造服务业以及新兴成长产业收入同比增长。

东方电气(600875)2019年1-9月扣非归母净利润10.53亿元,新增订单261.2亿元,订单结构持续优化,维持2019-2021年归母净利润预测14.6/17.3/20.4亿元,我们认为公司2019年A股合理PE区间为20x-25x,预计H股将维持较A股约10x的估值折价,对应合理估值区间为10x-15x,维持公司A+H股“增持”评级。

业绩稳步释放,扣非净利维持较高增速。公司2019年1-9月实现营业收入221.84亿元,可再生能源装备、工程与贸易、现代制造服务业及新兴成长产业收入同比均保持正增长;实现归母净利润10.35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10.53亿元;加权平均ROE为3.56%。经营性现金流净额转负至流出26.72亿元,主要系回款同比减少及财务公司投资金融业务的现金流出同比增长。报告期内,公司新增订单261.2亿元,其中新兴成长产业占比26%、可再生能源装备占比24%、现代制造服务业占比15%,订单结构持续印证发展动能切换逻辑。

毛利率维持较高水平,费用率提升主要来自汇兑损益及研发支出。公司披露营业综合毛利率达24.4%,业务结构升级及订单结构性变化,使公司维持在较高水平,其中现代制造服务业毛利率达52.42%。公司期间费用率同比升2.88pcts至16.66%,销售/管理/研发/财务费用率同比分别+1.09/-1.47/+2.42/+0.85pcts,财务费用上升系汇兑损益影响,此外,公司研发支出持续加大进一步提升研发费用率。

股票激励激发内生动力,受益风电、核电行业景气度上行。公司公告筹划A股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意在健全中长期激励约束机制,主要面向中高层管理人员及骨干人员,总股份约30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7%,公司在公司治理上进一步激发内生发展动力,夯实长效增长基础。行业景气度上行,风电“抢装潮”与核电领域漳州机组核准、1号机组FCD,利好公司中长期业绩,外部增长动力亦逐步落地。

风险因素:电源建设投资不及预期,风电抢装及市场开拓不及预期,海外订单回款风险,氢燃料电池产业化进度不及预期。

投资建议:公司2019年在手订单筑底,业绩明确向好,预计盈利能力将持续提升,长期看公司发展动能有望逐步切换,维持2019-2021年归母净利润预测14.6/17.3/20.4亿元,对应EPS为0.47/0.56/0.66元,我们认为公司2019年A股合理PE区间为20x-25x,预计H股将维持较A股约10x的估值折价,对应合理估值区间为10x-15x,维持公司A+H股“增持”评级。

东方电气集团董事长王计近日向《中国企业报》记者透露:“多晶硅不是我们的强项,我们已经决定退出了。”

“但仅仅是退出光伏产业的前端,中端和末端业务不会退出。中端和末端的电磁片、控制系统、分配系统等很多业务目前都在做。”王计告诉记者。

在王计看来,电磁片虽然总量不是很大,但很受市场欢迎,没有退出的打算。东方电气的该产品市场主要在欧洲,中国与欧盟关于光伏产品的谈判结果让王计看到了希望。

早在去年,审计署的报告显示,东方电气集团峨嵋半导体材料有限公司投资18.33亿元建设的多晶硅项目,未达到行业准入标准,未全面通过环保验收,且存在产能利用率较低、产品合格率不高等问题,经营亏损严重。

曾有媒体报道称,东方电气退出多晶硅领域,也有别的考量。当时地方政府承诺电价降低到每千瓦时0.4元左右,但这项承诺未能兑现。

王计向记者透露,生产多晶硅环保和电价成本高,在竞争中处于劣势,所以必须要退出。“现在看来我们的决定是正确的,多晶硅价格从几百美元一公斤跌至20美元一公斤,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产品如此大的价格波动。”王计认为,目前国内光伏行业最重要的是处理产能过剩问题,可以通过结构调整、延伸产业链、拓展国内市场等多渠道进行。

在退出多晶硅领域后,东方电气将眼光放在了光热发电上面。王计告诉记者:“我们搞了几个太阳能电厂,有服务于研发的功能在其中。太阳能不仅仅只有光伏产业,未来还有光热发电产业。”

在2011年底,东方电气和天威(成都)太阳能热发电开发有限公司在成都签订大唐天威(甘肃矿区)1.5MW太阳能热发电试验示范项目HTF系统设备采购合同。该项目是东方电气第一个槽式光热发电项目,也是国内第一个槽式光热发电项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